11:50亡者荣耀诡异事件是真的吗??

  我拿出最顺手的李白,又扫了一眼表:11:51。范海辛的皮肤,平时打排位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,但今天在深蓝的背景照耀下,让我感到后背隐隐有一丝凉意。开始读条,我对比着两方的阵容,宫本武藏、关羽、典韦、后羿……咦?对面李白这个皮肤什么时候新出的?作为一个常拿李白的人,我的印象里李白只有三款皮肤,原色、范海辛、千年狐妖。但我再看向对面的这个李白,与我印象中的大不相同:一袭猩红的披风,深邃不见底的黑瞳,就连手中的刀,也隐隐散着些血腥味。我扫了一眼名字,死亡收割者 李白?之前李白有这款皮肤吗?不会是充了VIP才会有吧?我笑了笑,腾讯游戏就是这样,没有充钱你做不了的事情,说不定是自己之前没有注意到呢。不得不说,这个“死亡收割者”还是很帅的。不知道为什么,这一局两方都打的很谨慎,直到两分钟暴君刷新,三路都没有爆发一个人头。和我们对线的是关羽和典韦。李白前期弱势,没道理上去和两个坦克拼对线,只能猥琐发育,曹操也偶尔上去骚扰两下。

  四分钟是一个重点,会刷新两拨车,之前线上优势的一路可以借助炮车顺势拿掉对面的一塔。

  我想着线上发育的差不多,可以配合曹操打上一架,正当此时,左侧的聊天框突然弹出一句话。

  我把视角移到下路,之间对面李白猩红色的披风在屏幕中闪过,两段将进酒,配合后羿的攻击几秒之间就把荆轲在河道打成了黄血。荆轲似是想过来支援亚瑟,但却被对面挡在了河道间。

  这时候对面后羿和李白的技能都已经交掉,荆轲应该暂无大碍,我正准备切回剑拔弩张的上路,突然,诡异的一幕发生了,只见李白手中的血刃剧烈的颤动,明明没有将进酒的CD,但是李白转瞬时间就到了荆轲的面前!

  这时候,对面典韦像疯牛一般开了疾跑冲了过来,对着我的李白就是一斧头招呼上来,我赶忙切回上路,配合曹操抵消掉了典韦的这波攻势,典韦只得后退,与关羽在兵线后游走。我磕了个治疗,还在思索刚才的诡异事。

  我突然感到有些不对劲,上路的草丛原本是青绿色,但这时候好像被乌云笼罩,正在向灰色摇曳。原本在河道摇摇晃晃的小贼,正一步一步艰难地跑着,他肩上扛着的黄色袋子下部已经被染红,正在往下滴血!

  亚瑟的话引起了我们所有人的注意,这时候我们才注意到左上方的头像栏,荆轲的头像依旧是死亡的灰色,但是与以前不同的是,头像的下方,没有红色的计时数字!

  我把视角移到下路,荆轲的尸体仍在河道前躺着,保持着被对面李白击杀时候的样子,四肢岔开,眼睛不甘地望着天空。

  这时候地图上的草已经完全变成了灰色,在蓝黑色河道中是那么不显眼,但在我眼中显得如此扎眼。

  这句话把所有人心里所想的说了出来,整个王者峡谷仿佛被黑暗吞噬了一般,没有人再打字,甚至连技能也不敢放,我把视角移回上路,和曹操一起默默地补刀。

  我紧绷的神经死死地盯着小地图,对面典韦和关羽都Miss了,在上路失去了踪影。攒齐了两波炮车,曹操正在推进对面上路一塔。

  中路换成了亚瑟,安琪拉开始游走,支援下路。荆轲的尸体也一直躺在河道中,仿佛被水淹没,一直没有起来。

  我的眼神不断在上路河道游移,以至于都没有意识到典韦和李白的头像同时出现在了中路。

  亚瑟怒吼一声,嘭的一声撞在了李白血红色的披风上,边旋转着边向后撤。他不断地发着信号,挣扎着向血药前进。

  我和曹操连塔都顾不上打,各种位移技能向中路甩去,范海辛蓝色的衣服在空中划过,一刻也不停歇。

  我和他心领神会,黄金段位,上乘铂金下接白银,是水最深的一个段位,必须保持快节奏的游戏,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守。

  我看向下路,宫本的尸体躺在我方一塔前,没有起来。同荆轲一样,他的头像下面,也没有那红色的计时数字。

  气氛很压抑,让人喘不过气来,聊天面板沉默了好一会,甚至连信号都没有人打。

  [曹操]:什么破玩意儿?!我只是想玩个游戏怎么会碰到这种怪事!我要强退!

  我们剩下的三个人惊住了,曹操的尸体躺在泉水里,背朝天空,剑插在地上,怒视着这个诡异的世界。

  “呵呵……”一阵阴冷的笑声通过音响传进了我的耳朵,我仿佛置身在最底层的地狱一般,阴风、号哭扑面而来,在我点开语音的那一刹那,整个游戏世界都变了。

  河道,霎时变成了岩浆。峡谷的边界,本是看不尽的盛景,此时却被血红色的液体浸泡,不断地涌入河道中。

  “李白,听没听见?”那青年的声音再次响起,我赶忙接了一句:“嗯,听见了。”

  “这可能不是系统bug,我想我们遇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。”S在这种情形下显得很冷静,分析道。

  “现在的情况是,这场游戏无法退出,死亡不会复活,不能强退。”青年顿了顿,又说道,“对面李白的皮肤,你们有见过吗?”

  这句话正说中了我读条时候心中的疑惑,死亡收割者,收割人灵魂的恶鬼,此时再看看被岩浆包围的荆轲,难道正是因为对面的李白?

  系统提示音把我们从对话里惊醒过来,一切都变了,就连系统提示音都变成了阴森的女声。

  原本安安静静固定着的红蓝BUFF,此时正在一下一下的击打着我们的中路一塔!

  “在游戏中死的时候,在现实中的玩家也死了,他应该是那个荆轲。”我缓缓开口,昨天发生那样诡异的事情,即便知道这一点也已经见怪不怪了。

  “那么你能告诉我,昨晚在我放了大招之后发生了什么?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?”S不再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新闻,而把目光转向我。

  “你不说,我们怎么综合现在发生的事,难道要一直被这种怪事缠上吗?”S有些微怒。

  “不知道,总之先加了再说,毕竟他也是受害者。”S边说着边同意了亚瑟的好友申请。

  S一连串问了三个问题,但很显然对面的亚瑟没有回答S问题的耐心,他发来的消息很简洁:

  我翻着手中的单词书,但是注意力显然没有放在书上。我眼角的余光不时瞟着一旁的时钟。

  今天一直心不在焉,无论是我还是S,老师讲的课我们一点儿没听进去,为此我还挨了几句骂。S更是有个人碰了她背后一下,她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。

  大概是自己制造的幻觉。我笑了笑,我强压下心中的不安,即便心中有百般疑惑,也只能等到今天晚上了,大概明天就会轻松了吧。

  我猛然从梦中惊醒。那绝对是个噩梦,背后的冷汗说明了一切。但此时顾不得其他,我赶忙看向表。

  S早早就等待在那里,我刚一上线她就拉我进了房间。房间里有她和亚瑟,肯德基优惠券在淘宝网里面公开叫买这样有没有侵犯你们的权益。原本正在用聊天频道交流些什么事情,亚瑟看见我进来却突然沉默了,一分钟才有了回音。

  一阵阴冷的风吹过我的后颈,我房间的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,外面正下着点小雨。

  主界面的排位赛图标已经完全变了,变成了一张哭中带笑的苍白的人脸,那张脸上没有瞳孔,但却有尖利的牙从嘴中微露出来。

  若在平常人看来绝对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,但在经历了那么多诡异之后,这件事却显得不那么恐怖了。

  召唤师技能[复活] 效果:在己方英雄阵亡瞬间可复活英雄,并脱离峡谷,只可使用一次。

  复活?在这种境地下?我意识到这将是一个逆转的技能,但我却没有在语音里说出来,从一开始我就不太相信亚瑟,他身上的疑点太多了。

  “上!”亚瑟一声怒吼,冲进对面英雄群里面。我的手也丝毫不慢,躲过曹操一个减速就朝着对面李白冲去。必须拖住李白,他那“死亡收割者”的皮肤无时无刻不在使我提心吊胆的。

  但到达李白身前的那一刹那,我忽然瞟见了荆轲的脸。本来王者荣耀的模型,除非趴在上面看,否则是很难看见脸的,但荆轲的脸在我眼中显得是那么清晰:那简直不像一张人脸,或者说,根本不是一张完整的脸。就像被刀从中间划开又强行粘合上一样,双目空洞,嘴唇微张,和昨晚荆轲死亡的时候的表情一模一样!

  我们的计划是亚瑟压着曹操和荆轲,安琪拉在后面输出,我拖住李白。这不是最理想的配合,但此时只能这么办。

  两个李白同时释放,空中的残影让人几乎不可分辨。落地放圈!攻击!一下,两下,三下,四下!大招!一模一样的操作,双方耗血几乎一样,但我可不会在这时候降低注意力,昨晚李白那个血刃的技能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。

  亚瑟刚刚转到曹操的身边,荆轲却突然大招到了安琪拉的身旁!我听见了语音中S的叫喊:“不可能!她大招明明在CD!”

  但此时曹操减速了亚瑟,我在和李白交战,两个人都来不及赶回去,更何况中间还有兵线挡着。我们辛苦建立的防线就这么被撕开,我们一个人都不能死,也死不起,只能回救。但是曹操一直粘着亚瑟,对面李白的斩杀早就为我准备很久了。

  我眼中浮现出S的音容笑貌,想着她前几天才在跟我讨论什么姿势睡觉最舒服,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被荆轲杀掉。一个法师被刺客近身,结局不用多说。

  晚了!我仿佛听见了对面荆轲冷笑的声音,荆轲在对面越残血的时候爆发越高,眨眼间就把S打成了红血,只等一秒的爆发!

  我的手都已经放在了那[复活]技能的上面,但在准备摁下去的一刻,我突然犹豫了。

  一刹那的犹豫,险些酿成悲剧,这时候一道绿光在安琪拉上浮现,治疗!亚索的召唤师技能这时候救了安琪拉的命,让安琪拉得以有机会回到一塔进行补给。

  “李白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!”我听到了亚瑟在语音频道里的咆哮,让我和S一时愣住了。

  亚瑟还没来得及说话,对面的曹操突然冲进了一塔,要强杀安琪拉!亚瑟还没反应过来,转瞬之间就被荆轲和李白控住。李白的二技能和大招,都是能躲过防御塔攻击的,此时曹操抗塔,亚瑟的状态本来就不满,刚才的治疗包给了安琪拉,已经无力回天。

  此时曹操和荆轲都已经被防御塔击杀,我看着对面猩红色的李白一步一步向我走来,我却仿佛僵住一般,四川旅游学院各项工作井然有序,什么动作都做不出来。眼前最后的画面,是李白闪着红光的血刃,和飘散在耳旁的两句话。

平特一肖一码最准| 香港马会平特一肖资料| 香港新报跑狗玄机图| 福禄寿六和彩高手论坛| 香港马会| 特码公益论坛| 小鱼儿玄机2站解码儿| 横财神三肖六码资料长期稳定| 香港天下彩报码| 六合精英网站开奖记录|